斗恶戚,重生丑女养夫有术

一响贪欢作品已完结30万字2024-06-12 17:19:35

最新章节:第一百六十二章 四目相对

丑女、胎斑、破相、克星、嫁傻夫!这是宋巧的穿越开局。但她会怕?尽管放马过来!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例:UC浏览器、QQ浏览器)
EE小说手机版网址 m.eexs.cc

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内容预览加入书架

春寒料峭,明平村宋家大院的桂花树枝桠乱颤,树旁是口水井。进宅门绕柴火堆再往里走十几米,就能看到前院的主屋。 灶台上摆着三层蒸屉,最顶层盖半开,斜着搭在外侧的沿。穿着粗麻衣的妇人倚近蒸屉,吃的手和嘴直流油,小笼包皮薄又筋道,一口咬下汁水四溢,她贪婪的吧嗒嘴,抓了三四个往人怀里塞。 “哎!婶子,你吃,你吃,别光看着啊!不必跟这傻货客气,填饱了肚子,搬东西才有劲儿!” 被叫婶子的妇人是赵春燕,专给村里说媒做保的。白皮包子送到眼前,赵春燕摇摇敦实的脸,嫌恶的只伸一根手指就推开:“你就自己吃罢!这天色不早,趁还能见光,搜罗出点体面的物什充嫁妆提前备着。” 正门没关,库房嘈嘈杂杂的声音夹着风一起钻进来,冷的赵春燕打个哆嗦。她眼珠滴溜溜的转,捂鼻去腾着蒸屉的灶台边上靠,蹭了点热气。 自个儿那表侄女分明吃的满嘴冒油津津乐道,赵春燕心中想头却古怪的紧。她看着那笼包收口处的隙缝,就忍不住要去浮想是一条狞怖的绀紫胎斑—— 颜色深的发黑,约两寸长,以左上眉作出发点延伸到右下的嘴角。长而细窄,落在脸上,像是一刀打斜着切割分成两半。 哎!亏得宋家祖上出了个高官,即是如今中道没落,瘦死的骆驼也总比马大。在明平村,宋家家底如若称得 起殷实,那便再没哪户敢与其争持个高低了。 阴戾目光灼灼,瞪的赵春燕汗毛倒竖。她猛然抬头,目光走了几息后定定停在了院子的水井旁—— 黑白分明的狐狸眼中是锐利的亮。 “我的妈呀!”赵春燕一颗心差点跳出嗓子眼儿,急促拍捶胸脯顺气,受惊之余,悻悻道:“要不是宋家祖上积德,此等模样骇人难看的丫头就是到老死病死也没人敢娶!” 妇人听她骂,这才舍得把脑袋从蒸屉拔出来,冲院子戟指怒目:“嘿!你这蹄子还敢瞪!” 天又沉,枝桠嚓嚓作响。 瘫倒在瓦砖的女人堪堪起身,素净布衣下露出了半截小臂脚踝。她瘦的骨节凸起,皮肤几近丁点儿不受阻碍的贴在骨头上面,看起来比树枝都要干枯。 一桶冷水从...

开始阅读
最新章节
章节列表
相邻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推荐

种田之猎户家的小夫郎

种田之猎户家的小夫郎由作者而别创作连载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种田之猎户家的小夫郎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婚途漫漫,腹黑祈少惹不起

世上两种男人不能惹,心狠手辣的和觊觎你的。夏程晨两种都惹到了,凑巧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祈胤!夏程晨,景城豪门大小姐,市长千金,订婚前夕被人拍到和景城第一花花公子鬼混的照片,一夜之间声名狼藉。祸不单行,身居高位的舅舅落马,外公家宣布破产,夏程晨一夜之间从高高在上的豪门千金沦落到扫帚星。身体虚弱的母亲也遭人陷害,和她一起被赶出了夏家,父亲迫不及待娶了三儿,未婚夫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在报纸上高调宣布订婚,夏程晨背上了外公家的债务,面对渣父一家还有满身债务的逼迫,走投无路的她攀了个高枝。祈胤,景城四大世家的二公子,空有一张好皮囊,名字的代名词却是渣,他声名狼藉,花天酒地,报纸上经常都是他的绯闻。夏程晨眼中的祈胤胡搅蛮缠,占有欲强,心狠腹黑锱铢必较,整个披着流氓,禽兽外衣的狼祈胤眼中的夏程晨高智商,低情商,扮猪想吃虎的绵羊他是一个属狼的男人。狼的特性无论你怎么喂,都喂不饱,但很忠诚。冲这一点,当他说我需要一个老婆,走投无路的夏程晨嫁了婚后,他的宠让她从步步为营至步步沦陷,她只是没有算计到,狼终究是狼,他的忠诚是对她而不是她!从初见他时就是个错,爱上他更是错上加错,这一段婚姻,她已经鲜血淋漓而他说,你痛,我又岂会不痛!这一段婚姻,我远比你沦陷的早亲爱的亲们,风回来开新文了,希望亲们继续支持风,走过路过别忘记收藏支持风哈!小说关键词婚途漫漫,腹黑祈少惹不起无弹窗婚途漫漫,腹黑祈少惹不起全集下载婚途漫漫,腹黑祈少惹不起最新章节阅读...

我为你坠落

内容标签都市天之骄子甜文轻松暗恋主角陈嘉珏夏未至┃配角1234漫长岁月后的你立意你...

再胡闹就复婚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情有独钟因缘邂逅甜文主角许杏仁,顾丛疏不行我再想想办法立意在逆境之中也要能够坚强成长,成为更好的人。...

徒弟怎么还不上钩

徒弟怎么还不上钩由作者念念如愿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格格党小说免费提供徒弟怎么还不上钩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只愿为后(上+下)

他有个野心,要得天下先得大宓王之女,被预言为未来的女帝!为此,他细细部署,他要这位公主爱上他,他的爱情是武器,是架在她脖子要让她听话的,一经出鞘,他果无失手,只是这伤及旁人还自伤怎麽办?瞧这个公主身边的头号侍女大牌得很,公主说一句,她敢顶三句,怪癖好也一堆,养了一堆飞禽走兽不说,还想训练牠们完成不可能的任务成天奇想不断,外表迷糊却是大智若愚,他一不小心,就被她看出是夜偷商符的飞贼,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发现她的身份在这宫中大大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