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人娇软可人,陆少食髓知味

安馨作品已完结44.5万字2024-06-15 03:45:50

最新章节:第216章 怎么处罚她

关于小夫人娇软可人,陆少食髓知味:林晚意被前男友背叛,醉酒与他的小叔发生了关系。迫不得已,她成了陆寒庭的地下情人。陆寒庭对她的好是无微不至的,好到让她动了心。直到后来他的白月光回国了,林晚意才知道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替身,她毅然决然与他断了关系,陆寒庭却并未放在心上。他娇养着的花儿,跑出去风吹日晒,不过两天就会回来认错。然而林晚意没再回来过,反倒是事业蒸蒸日上,身边也是一群狂蜂浪蝶。陆寒庭终于急了,将她逼到墙角,眼底流露出汹涌爱意,“你是我的!”林晚意嗤笑一声,手指点了点他的胸膛,“陆少,好马不吃回头草。”男人不管不顾,执意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我错了晚晚,从今往后,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人也是你的,我们回家!”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例:UC浏览器、QQ浏览器)
EE小说手机版网址 m.eexs.cc

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内容预览加入书架

林晚意盯着大屏幕上拥吻在一起的男女,眼角有些潮湿。  她和陆子豪在一起三年,陆子豪亲口说会娶她,却转身和其他女人订婚。 今天就是他的订婚宴。 酒吧大屏幕上播放着陆子豪的订婚画面。 他手捧鲜花,一步步朝着其他女人走去,将对方拥入怀中。 亲吻着她的唇角,说这辈子只爱她。 直到现在,林晚意才知道陆子豪渣了她。 讽刺极了。 她端起酒杯,一杯接着一杯将烈酒灌入喉中。 现在,她只想要用酒精麻痹自己。 抬眸间,她看到一身正装的男人朝着她走来。 醉眼迷离间,她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搂着他不放手。 她手中的酒杯洒在他白色衬衫上。 林晚意嫌弃的皱着眉头,伸出舌头去舔。 男人俊长的眉轻蹙几分,盯着怀中胡作为的女人,开口说:“你挺大胆。” 林晚意总觉得没有舔干净,心情越发烦躁。 她嘟囔着:“你可以娶其他女人,那我也可以睡其他男人!” 一边说着,她低头就想继续舔舐。 男人将她推开,声音听不出喜怒道:“我是陆子豪小叔。” 林晚意一怔,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男人。 男人鼻梁高挺,眉宇洒脱凌厉。 和陆子豪有几分相似。 不过那一双黑沉沉的眸子,就像是黑曜石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不管你是谁,你都要送我回家。”林晚意上前勾着他脖子不松手。 陆寒庭低眸瞥了一眼胸口处的湿痕,淡声道:“地址!”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车子停靠在路边。 林晚意吹了一路的风,酒醒了几分。 当她看清楚面前男人那张冷峻脸颊时,忙收回视线。 陆寒庭? 陆子豪小叔,海城金字塔尖的男人。 一手创办的皓天娱乐,短短几年就成功上市。 现在资产上亿,更是海城新贵中的佼佼者。 林晚意有些慌张,颤着音说:“谢谢你送我回家。” ...

开始阅读
最新章节
章节列表
相邻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推荐

榜下捉婿,我捉到皇帝了

榜下捉婿,我捉到皇帝了由作者裳小柠创作连载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榜下捉婿,我捉到皇帝了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弹指惊雷

前集牧野流星续书绝塞传烽录杨炎母亲为女侠云紫萝,父亲却是大内卫士的杨牧,义父是一代大侠缪长风,师父为天山派掌门唐经天,还有一位同母异父的哥哥孟华。不幸的是,杨炎在十一岁时,在乱军中为清廷军官所掳,幸被武林异人隐居于西藏大雪山的龙则灵相救,杨炎认龙为爷爷,七年间练成了一身惊人武功。杨炎艺成下山后,碰见了前来寻找自己下落的表哥齐世杰,齐世杰中寻访杨炎途中也被段剑青部下所害,好在因祸得福,拜在天竺高手迦象大师门下,也练成一身武功。之后巧遇天山派记名弟子冷冰儿,两人情愫暗生,不料其母杨大姑却因冷冰儿是义军首领冷铁樵的侄女而拆散了两人的姻缘,致使二人悲痛欲绝,冷冰儿在受到段剑青欺骗之后心灵又再承受了一次沉痛的创伤。...

我在诸天万界捡垃圾

苏平开局捡了个世界,可以来回穿梭,全球震惊!华国领袖苏平乃国之重器,不得有丝毫闪失!美利坚总统那个神秘的东方国度,崛起了…去查!联邦顶级强者元首,我失败了,我潜入苏平家后院,差点被清洁大妈打死!苏平叹气我起初去异界,只是为了进个货恰个饭,这样说你们信吗?你骗鬼呢?苏平无奈,大喝一声众将士!举国随我攻入异界!无毒无虐,稍稍慢热,试看百章包您满意...

星河璀璨时

重生回末世之前,他想过变强,想过屯粮,想过提前将敌人扼杀,唯独没想过遇见她。楚墨初遇唐晚,你的哭声会吸引丧尸你的挑嘴会浪费粮食你的心软会招惹麻烦别跟着我,滚。几个月后,楚墨把唐晚护在身后,渣男贱女交给我,色狼恶棍交给我,异兽丧尸交给我等我打完,吻我。...

穿成恶毒女配后被女主拐走了

穿成恶毒女配后被女主拐走了由作者殷屿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格格党小说免费提供穿成恶毒女配后被女主拐走了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25874136

第一章前女友CPL电竞赛会场外。江眠眠穿着单薄的竞赛服,落寞地站在一棵枯树下,右手止不住的颤抖。今天下半场比赛时,她的手忽然不受控制,接连放跑了几名对方选手,直接被候补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