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逃荒:我靠千亿物资苟到大结局

染月作品已完结90.4万字2024-03-04 01:23:40

最新章节:第八百三十九章 大结局

荒年降临,囤积千万物资后躺平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例:UC浏览器、QQ浏览器)
EE小说手机版网址 m.eexs.cc

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内容预览加入书架

1970年,春,大坝村。 小桥流水人家,一道暴怒的男声,惊起一片昏鸦。 “苏晓晓,你是疯了吗?我已经答应娶你了,你竟然还敢推叶雪下水,你是不是非要逼我杀了你?” 苏晓晓刚被这一阵暴怒声吵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掐着脖子,一下子抵在身后的墙壁上,强烈的剧痛,刺激得她睁开眼来。 一睁开眼,苏晓晓就对上一双暴怒赤红的眸子。 眼前是一个男人,满脸怒气,额角青筋暴起地看着她,仿佛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一样。 苏晓晓看见这一幕,蓦地一愣。 同一时间里,脑仁子一片刺痛,一些陌生的记忆,如同潮水一样,迅速裹挟住她。 从那些陌生的记忆中,苏晓晓快速提取到几个关键点。 眼前的男人叫做许慎,而她叫做苏晓晓,是70年代大坝村苏家大房的大女儿。 苏晓晓、许慎、叶雪…… 卧槽! 这不是她前一阵子,刚看过的一本虐文小说吗? 她就是那本年代虐文里面的女主,苏晓晓。 因为是同名的缘故,一向不喜欢虐文的苏晓晓,还是点进去看了一下。 当时她还在自嘲地开玩笑说,要熟读背诵全文。 但刚看了两章,她就看不下去了。 因为,原文里面的女主,太舔狗了! 男主许慎简直是一个活脱脱的变态,根本就不喜欢苏晓晓,反而一再利用她,帮助自己心爱的叶雪。 后来,大荒年降临,为了换粮食,更是 让女主挖肾献血,为了让他们活下去,女主苏晓晓更是在逃荒中,为他们断了一条腿。 就这种情况下,这文最后,竟然还he了! 当时苏晓晓跳着看到结局之后,直接吐血三升。 这特么什么恋爱脑,比王宝钏野菜十八年还可怕! 她果断关掉了这个小说,没想到…… 她现在竟然穿书了吗? 如果不是脖子被掐得生疼,那剧烈的疼痛感,无比真实,她恐怕还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苏晓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

开始阅读
最新章节
章节列表
相邻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推荐

种田之猎户家的小夫郎

种田之猎户家的小夫郎由作者而别创作连载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种田之猎户家的小夫郎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婚途漫漫,腹黑祈少惹不起

世上两种男人不能惹,心狠手辣的和觊觎你的。夏程晨两种都惹到了,凑巧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祈胤!夏程晨,景城豪门大小姐,市长千金,订婚前夕被人拍到和景城第一花花公子鬼混的照片,一夜之间声名狼藉。祸不单行,身居高位的舅舅落马,外公家宣布破产,夏程晨一夜之间从高高在上的豪门千金沦落到扫帚星。身体虚弱的母亲也遭人陷害,和她一起被赶出了夏家,父亲迫不及待娶了三儿,未婚夫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在报纸上高调宣布订婚,夏程晨背上了外公家的债务,面对渣父一家还有满身债务的逼迫,走投无路的她攀了个高枝。祈胤,景城四大世家的二公子,空有一张好皮囊,名字的代名词却是渣,他声名狼藉,花天酒地,报纸上经常都是他的绯闻。夏程晨眼中的祈胤胡搅蛮缠,占有欲强,心狠腹黑锱铢必较,整个披着流氓,禽兽外衣的狼祈胤眼中的夏程晨高智商,低情商,扮猪想吃虎的绵羊他是一个属狼的男人。狼的特性无论你怎么喂,都喂不饱,但很忠诚。冲这一点,当他说我需要一个老婆,走投无路的夏程晨嫁了婚后,他的宠让她从步步为营至步步沦陷,她只是没有算计到,狼终究是狼,他的忠诚是对她而不是她!从初见他时就是个错,爱上他更是错上加错,这一段婚姻,她已经鲜血淋漓而他说,你痛,我又岂会不痛!这一段婚姻,我远比你沦陷的早亲爱的亲们,风回来开新文了,希望亲们继续支持风,走过路过别忘记收藏支持风哈!小说关键词婚途漫漫,腹黑祈少惹不起无弹窗婚途漫漫,腹黑祈少惹不起全集下载婚途漫漫,腹黑祈少惹不起最新章节阅读...

我为你坠落

内容标签都市天之骄子甜文轻松暗恋主角陈嘉珏夏未至┃配角1234漫长岁月后的你立意你...

再胡闹就复婚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情有独钟因缘邂逅甜文主角许杏仁,顾丛疏不行我再想想办法立意在逆境之中也要能够坚强成长,成为更好的人。...

徒弟怎么还不上钩

徒弟怎么还不上钩由作者念念如愿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格格党小说免费提供徒弟怎么还不上钩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只愿为后(上+下)

他有个野心,要得天下先得大宓王之女,被预言为未来的女帝!为此,他细细部署,他要这位公主爱上他,他的爱情是武器,是架在她脖子要让她听话的,一经出鞘,他果无失手,只是这伤及旁人还自伤怎麽办?瞧这个公主身边的头号侍女大牌得很,公主说一句,她敢顶三句,怪癖好也一堆,养了一堆飞禽走兽不说,还想训练牠们完成不可能的任务成天奇想不断,外表迷糊却是大智若愚,他一不小心,就被她看出是夜偷商符的飞贼,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发现她的身份在这宫中大大有问题...